中国圆明园学会官方门户网站 www.ymysc.org 意见反馈 收藏 设为首页 feed other
map
我会召开纪念圆明园罹劫155周年大会
         [2020-10-20]
2015年4月25日,中国圆明园学会园林古建研究会成立。
         [2020-5-27]
我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开玺新书《太后垂帘》出版。
         [2020-5-27]
2015年3月26日,民政部社会组织评估考察专家组来我会进行现场评估考察。
         [2020-5-27]
2015年起,我会与国家图书馆合作举办丝绸之路研究专题系列讲座:世界遗
         [2020-5-27]
2015年2月1日,我会与中华民族经济文化工委共同主办首届莲文化高峰论坛
         [2020-5-27]
2015年“两会”期间,我会专家代表提交将圆明园遗址列入我国申报世界遗
         [2020-5-27]
2014年10大18日,纪念圆明园罹劫之际,中国圆明园学会召开 圆明园遗产保
         [2020-6-5]
国家文物局积极评价法国企业向中方捐赠鼠首兔首
         [2020-4-27]
岳升阳:圆明园遗址保护的几个问题

录入:ymysc  www.ymysc.org   2020-11-1  人气:3059

圆明园遗址保护的几个问题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  岳升阳

 

摘要圆明园遗址保护需要调整观念,确定战略,处理好文物保护与生态保护的关系,坚持文物保护第一的原则。界定园林遗址保护的基本要素,确定保护原则,探索保护办法。圆明园遗址不宜匆忙复建,应首先进行周边环境改造,在改造中保护文物遗址,修复历史文化景观,加强统一规划。

关键词:圆明园遗址;文物保护,遗址复建;生态保护;三山五园

 

一、文物保护与生态保护

圆明园的选址和以水为主的造园特色源自于当地的自然环境,10000年前永定河由此经过,留下宽广低平的河道。5000年来,在人类活动的影响下,由废弃河床中的沼泽低地发展成为稻畦千顷的水田,又成为达官贵人兴建园林别墅之地。清康熙年间,在平定三藩之乱后,清廷将郊园建设的中心由南苑转移至海淀,逐渐形成以“三山五园”为代表的皇家园林区。西郊御苑选址除香山、玉泉山外,皆在永定河故道中,丰沛的水源造就出以水景为主要特色的园林景观。于是很多人提出水是圆明园园林景观的灵魂,维护水景成为今天圆明园遗址保护的重要议题,也引起围绕水的生态环境的争论。

1.圆明园遗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生态保护还是文物保护

30年来,生态保护受到大众的广泛认同,圆明园的生态尤其受到关注。2005年的圆明园事件中,争论的主要问题就是防渗膜是否会破坏圆明园遗址的生态环境。然而争论的双方却忽视了一个基本问题,即圆明园是园林遗址,为解决水和生态问题而采取的措施有可能造成遗址破坏,生态保护有可能与文物保护发生冲突。在当时的研讨会上,只有一个人明确指出圆明园事件的要害,即它不是生态问题,也不是水景问题,而是违反文物保护法的问题,这个人就是清华大学的李楯先生。

李楯先生指出:

首先,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性质的事?大家都在谈对环境有利、不利,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个违法行为,……我们首先说圆明园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文物保护法的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在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挖掘等作业。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修缮,应该根据你的级别报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批准,这是第21条第2款规定。(2020.4.13人民网)

2005年的圆明园事件实质上是破坏文物的违法事件,由于人们的注意力偏移到环境问题,没有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所以至今没有从中吸取教训,在最近的整治工作中仍然犯了同样的错误。

2.文物保护与生态保护的矛盾

文化遗产保护与生态保护、绿地建设之间会有矛盾吗?这样的问题似乎难以让人理解,但事实上二者的矛盾已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甚至对文物保护造成威胁。为了述说方便,此处把绿地建设、树木保护也归入生态之中,于是可以看到许多矛盾的事例。例如,20世纪80年代末,在西直门外北下关,为扩建道路,人们在路中间留下广通寺前的百年槐树,却拆除了路边有300年历史的山门殿。1998年,为了长河通航,人们不敢不移动两棵百年槐树,却拆除了有700年历史的元代广源闸部分闸身。2003年,在城府村改造中,人们为了保证绿地面积,拆除了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的故居,数十名教师呼吁也无济于事。2012年,为了颐和园的保护,人们拆除了六郎庄,改为绿地,这座与海淀园林关系十分密切的历史村落完全消失。此类事例可以举出很多,冲突存在于各处,圆明园的问题并非偶然。

在遗产保护与生态保护冲突时该如何选择,有时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需要集众人智慧,定出基本原则,找出可行的解决办法。从以往的情况看,人们在处理此类矛盾时,总是偏重于生态保护,树的生命远重于人类创造的文化遗产,宁肯牺牲价值更高的文物,也不敢移动树木,即便树木能够移植成活不敢触动。这是因为绿地、树木的保护有硬性法规、规范的规定,而文物古迹的保护却没有刚性的具体规定,因而在二者发生冲突时,受破坏最大的往往是文物。此种社会背景正是圆明园遗址保护中重生态环境轻遗址保护的原因之一。

3.正确处理文物保护与生态保护的关系

如何处理文物保护与生态保护的关系?首先应该权衡二者的轻重关系,评价树木移植的风险。像广源闸这样的文物,其重要性是百年树龄的槐树无法相比的,应该移树保闸。对于规划绿地来说,更应以文物保护为先,不可为了建一小块草坪而毁掉有价值的文物。对于圆明园这样重要的大型遗址,园林时期的生态环境早已不复存在,应该完全以遗址保护为先,在遗址保护的前提下回复必要的生体环境。尤其要明确的是,水不是圆明园遗址的灵魂,不能为了追求水景效果而破坏遗址。水不是圆明园遗址保护的必备条件,有水固然好,实在没水也无碍遗址的保护,如果本末倒置必然会破坏遗址。

2005年的圆明园遗址破坏事件是一个应当编入教科书的典型案例,它涉及到遗址保护的多个方面,有很多值得思考和讨论方面,生态保护与遗址保护的关系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二、园林遗址基本要素的界定与保护

1.圆明园遗址要素界定上的差异

当我们谈论圆明园遗址保护的时候,需要明确什么是圆明园遗址的基本要素。这个看起来十分简单的问题,在现实中却很不明确,看法不能统一。例如,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的专家称,2005年他们曾去制止拆改圆明园遗址清代石护岸,结果20000米的护岸仅留下300米,他们之所以要制止,是因为他们认为河湖护岸叠石也是遗址。与此同时,北京市文物局领导却说圆明园铺膜没有破坏文物:

本报讯  (记者刘薇  于心欣)昨天,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孔繁峙代表文物局对圆明园湖底铺膜一事做出回应,认为圆明园湖底铺膜属园林日常维护,未对文物造成破坏。孔繁峙说,对于遗址概念的界定一定要清晰,圆明园湖底铺膜是湖道清淤的一部分,属于园林日常管理,不是文物建设项目,因此可以不审批,而且铺膜并未对遗址本身造成破坏。(《京华时报》20050402A06)

市文物局之内看法尚且不一,何况社会上,意见就更不一致了。

由于对遗址要素看法不一,就给破坏遗址留下空间,在此状态下去整修或复建遗址,必然会破坏遗址。例如在2005年的圆明园事件中,圆明园主园区整治项目的执行者们不顾圆明园遗址本身的历史风格,擅自加入自己的创作,使本来沧桑的遗址变成现代水景公园,圆明园遗址遭受又一次严重破坏,招致各方批评。本可树丰碑,却成耻辱柱。政府花了钱,形象却受损。这样的教训应该汲取,尤其是政府官员更应该从中吸取教训。

最近,为了圆明园主园区开放,圆明园遗址公园对西部主园区进行新一轮整治,由于没有从2005年的事件中吸取教训,此次整治依然延续了前次的做法,继续对遗址造成破坏,引起民众批评。所以,明确遗址保护对象,确定保护原则和保护方法是圆明园遗址保护工作中急需解决的问题。

2.园林遗址的基本要素及其保护原则

什么是遗址的基本要素?这首先是由遗址性质决定的。遗址的种类多种多样,如聚落遗址、建筑遗址、道路遗址、矿冶遗址、园林遗址、农田遗址,等等。不同遗址所含要素不尽相同,圆明园遗址属于园林遗址,园林的基本要素应该构成遗址保护的基本内容。中国园林追求自然山水的情怀,园林要素除了房屋建筑外,往往还有叠石、池塘、假山等体现山水的内容。园中河湖的叠石护岸、土山、土山上的叠石点缀等都属于遗址要素,应该予以保护。

2005年的整治中我们看到,清代的园林护岸被随意破坏,挖掘机的轰鸣过后是满目疮痍,这不应是一个国家级文化遗址所应有的景象。就在同一时刻,有两则报道引人思考,一个是加拿大的中学生在希腊旅游时,从遗址的地上捡了一块石块,希腊人要将其告上法庭。另一则是,一位欧洲人因在复活节岛上用当地石块垒自己的艺术品而被捕。而我们的圆明园遗址被破肚开膛,换了面貌,当事人却没有受到任何法律的追究,领导者也全然没有感觉,说那没有破坏遗址。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之一是法律意识淡漠,原因之二是人们没有把这些园林要素看作是遗址,看做是需要保护的文物。

有鉴于此,在提高法律意识,坚持依法办事的同时,确认保护内容,制定修缮方案,规定施工程序,明确施工方法,是今后圆明园遗址保护工作中应该着力解决的问题。而要实现这一点,观念的转变是最为重要的。一是要明确什么是文物,什么是遗址,需要保护的遗址要素是什么。二是要明确一切开发、改造、利用遗址的项目都要以遗址保护为重,保护优先是第一原则。

三、圆明园遗址的保护与复建

1.圆明园遗址保护和复建的不同观点

关于圆明园遗址保护,目前有四种主要的观点,一是认为应该保护现有遗址,以起到警示后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作用,遗址本身只做适当修整就可以了。二是复建圆明园,认为复建才能体现圆明园的价值,才能一洗国耻,体现中国的强盛。三是部分复建,以照顾公园的生计。四是将圆明园遗址改建成大学,以发挥这块地皮的作用。

究竟采取何种做法?在这里,爱国主义教育、体现强盛中国都是对的,照顾公园生计也无可厚非,至于建大学,民国年间也曾有过尝试。但在重视文物保护的今天,衡量采用哪种办法的最根本标准是看它能否有利于文物保护。由此出发,用遗址建设大学的做法显然不合适,大学的建筑特征与园林建筑不同,不破坏遗址不可能满足大学建设的要求。当年美国人墨菲设计燕京大学校园,就是在填平部分湖泊,挖掉部分土山,毁掉部分建筑遗址,去除部分叠石景观的前提下安排燕园建筑的,这种做法对于圆明园遗址显然不合适。

全部复建是否合适?这要在清代建筑遗址与现代仿古建筑之间进行权衡。目前,对于文物建筑群中的局部损毁建筑进行复建,对于某些城市标志性古建加以重建,人们并无很大异议,如颐和园、故宫中都有这样的复建。对于一些单体文物,尤其是标志性建筑文物来说,复建也是常事。当然对于这样的文物遗址,是否需要复建意见也并不完全一致,仍有不少反对的声音。而对于圆明园遗址来说,其作为遗址的重要程度远大于单个文物建筑遗址,是否复建应充分权衡利弊,不可贸然行事。2000年,圆明园遗址保护规划制定时,在各方利益平衡下,定出了10%的复建指标,为此进行了长春园含经堂的复建考古。遗址挖出后,专家们一致认为,应保留该遗址,不再复建。在此,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人们面对的是一个艰难的抉择:要清代遗址还是要现代仿古建筑。在那次复建工程中,理性战胜了感情,遗址被保留下来。今后这样的选择必然要不断遇到,要不断在保留清代建筑遗址与建设现代仿古建筑之间进行抉择。在复建圆明园遗址之前,应充分权衡利弊。

2.文化大发展下的遗址大复建

今天圆明园遗址的主园区又面临是否复建的问题,有人提出复建圆明园40景,这等于复建整个圆明园主园区遗址。这样的主张与当前全国各地遗址复建的大潮合拍,反映出今人的急躁心态。中央提出文化大发展的战略,一些地方为追求政绩,纷纷对文化遗址下手,遗址复建的投资计划从几十亿元到几百亿,甚至上千亿,一个比一个大,堪比“大跃进”的浮夸。对于这股潮流我们需要高度警惕,若对它不加限制,可能会对文化遗址造成巨大破坏,形成无法挽回的损失。我们应该全面理解中央发展文化的决策,文化大发展不是文化“大跃进”,不能一窝蜂地复建文化遗址,不应把复建遗址作为文化大发展的必要手段。遗址的开发利用可以有多种途径,选择何种途径,必须以有利于遗址保护为前提,轻率决策有可能造成巨大损失。文物管理部门的领导者更应谨慎行事,不可为了政绩而盲目追风,不可因为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而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3.复建圆明园遗址需要解决的问题

1)明确需要保护的遗址要素。这一点至今尚不明确,在此状态下匆忙复建,只会造成更多的破坏,2005年以来的整治工程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2)找到清代建筑遗址的保护方法。复建必然会再次面对含经堂的棘手问题,我们毁掉40处清代遗址,把它们变成仿古建筑是否值得,园中的山形水系叠石护岸已经现代化了,建筑遗址再现代化,圆明园遗址将脱胎为现代仿古公园。如果不破坏建筑遗址,又该如何复建呢?人们没有很好地思考。

3)单纯建筑复建难以体现圆明园的辉煌。圆明园遗址复建最容易做到的是建筑复建,今天政府的财力完全可以负担得起。但是圆明园的多数建筑比较普通,模仿得再像,也难以达到人们对这座万园之园的想象程度。要想展现圆明园的辉煌,还必须复原其内部的种种装饰、陈设和收藏,对此几乎没有准备。这方面的投资也远大于建筑投资。

4)复建圆明园遗址应考虑民众的接受程度。在许多民众反对复建的时候,强行复建,只能引发更多的矛盾,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

5)国内正在出现遗址复建热,此时复建圆明园遗址将会对此种热潮火上加油,威胁到全国的文物保护。

6)尽管国家拿得出复建经费,但面对国家和百姓的需求来说,仍有许多比复建遗址更紧迫的事情,目前仍有许多濒危文物亟待修缮,尤其是我们的民生水准还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提高国民生活水准的任务还很艰巨,我们的科技水准需尽快提高,以面对经济转型和加强国防的需要。在现阶段,是否有必要把政府的钱大量用在复建遗址上,值得认真思考。

总而言之,在圆明园遗址复建问题上,想要体现国家强盛的心情可以理解,追求政绩的抱负可以理解,提高创收能力的愿望可以理解。然而从遗址保护的现实来说,圆明园遗址不宜贸然复建,应有充分的论证和研究。今天仅仅做些遗址区的修整,就已经对遗址造成破坏,若此时贸然复建,还不知要造成多大的遗憾。圆明园遗址已经存在了150年,再过50年再来决定是否复建也不迟,万万不可为追求一时的政绩而做出破坏遗址的憾事来。圆明园暂时不复建并不会影响我们对它的利用,不会影响文化大发展,不会影响文化产业的开发。

圆明园位于北京西郊最重要的黄金旅游线上,它与颐和园、北大、清华组成黄金景区,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去年圆明园的参观人数已经达到700万,今年或明年有望达到1000万,参观人数直追颐和园。不管是否复建,圆明园的参观人数都会稳步增长,要不了多久就会在旅游高峰时节趋于饱和,圆明园并没有因为是遗址而失去吸引力。圆明园遗址所具有的不忘国耻、爱国励志的主题吸引着国人前往参观,尤其是两所大学拉动的青少年励志旅游,更能推动圆明园遗址公园的人气。在此状况下,以其匆忙复建,不如暂且留下悬念,给游客以想象的空间,这样更能发挥圆明园遗址的社会效益,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

四、圆明园周边环境改造

圆明园遗址保护和利用的当务之急不是复建遗址,而是周边环境整治。不整治好圆明园外围环境,主园区再怎么整治也是事倍功半,结果将是园内遗址被整坏,园外游人依然进不来,发挥不出预想效果。圆明园遗址周边环境改造可从如下几方面入手:

1.圆明园宫门前和西苑一亩园地区改造

在圆明园周边乃至“三山五园”地区改造中,最重要的地点是西苑一亩园地区,这里是颐和园与圆明园之间的结点,也是北京西北郊重要的交通枢纽。打通这一结点,满盘皆活,不但可以解决圆明园主园区的游人出入问题,也可以将颐和园与圆明园紧密连接起来,形成完整统一的游览线路。

1)西苑地区现有规划建设的失误

西苑一亩园地区的城市规划先天不足,最大的问题是各行业各自为政,没有区域的统一规划,难以形成区域合力。近些年来最先开始的是西苑营市街改造,政府为规避风险,尽快收回成本,采取了最保守的做法——开发高档别墅。结果本该用于旅游和服务业的用地建起了沙丁鱼罐头般的高档别墅区,本来就不宽裕的西苑用地变得更加狭窄,这是对公共土地资源的极大浪费。更为遗憾的是,为建这处高档别墅还毁掉了圆明园阅武楼遗址。150年前,英法联军之火烧毁了阅武楼地面建筑,却留下了建筑台基,今人则把孑遗的台基彻底铲除,目的仅仅是为了在十分拥挤的小区内再多挤入一、两座别墅。少数人得到了高档别墅,大众却失去了对阅武楼的记忆和复原阅武楼景观的希望。这既是一个失败的决策,也是一个失败的设计。

西苑公交枢纽和西苑地铁站的建设也是各行其是,在设计上没有任何有机的联系。没有方便游客的地下通道,没有与二者结合的商业服务中心。这既不方便乘客和游客的活动,也不能充分发挥土地效益,令人遗憾。

西苑地区的道路设计也不尽人意,人们在设计二龙闸路时,没有考虑圆明园主进水渠道二龙闸河遗址的利用问题,在二龙闸河遗址上修筑道路,给未来的河道恢复造成极大困难。

2)西苑地区的发展定位

西苑地区在“三山五园”地区乃至北京西北郊的城市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西苑地区规划一是要考虑北京西北郊的城市交通,二是要考虑颐和园和圆明园之间的连接和旅游服务,三是要考虑中关村及“三山五园”地区的商业购物和休闲服务,四是要考虑文物古迹的保护和历史景观的恢复。

西苑一亩园地区改造应加强统一规划,不再搞各自为政式的分散规划。在一亩园村搬迁后,可在当地发展旅游服务和为中关村地区休闲服务的服务区,开发面向公众的文化设施,不要再建设别墅,也不要建科技园、写字楼、大学校园等设施。总之要从区域的长远发展考虑城市功能布局,而不应只考虑眼前得失和局部利益。

3)恢复二龙闸河

二龙闸河上接昆明湖东岸的二龙闸,下通圆明园藻园门旁的进水闸,是连接昆明湖与圆明园的主水道,也是圆明园最主要的水源河道。清代乾隆皇帝曾乘船由清漪园回圆明园,走的应是这条河道。

二龙闸河的部分河道一直保存至20世纪70年代。1998年,海淀区在制定文化发展战略时,曾提出恢复这条古河道的建议,希望把它建设成为颐和园与圆明园之间可以通航的景观河道,使颐和园与圆明园通过水道联系起来。二龙闸河虽然一再遭到破坏和侵占,但地下遗迹尚存,如能对已建道路做适当调整,仍有恢复或近似恢复河道的可能。

可以考虑将两块板的二龙闸路改为单股道路,拿出一股道路改建河道,也可以把其中一条道路的高度降低,改为半下沉式道路,旅游季节灌上水用于通船,冬季排干水用于行车。减少的那条道路可用新建宫门路、中直路来替代,通过新建宫门路、中直路与昆明湖路、二龙闸路的结合,形成双向交通回路。由二龙闸路向北的河道,在穿越西苑干道和西苑公交总站时,可以根据现状条件做近似位置的调整。(图1)二龙闸河恢复后,可以改善西苑地区的景观,增强当地的历史文化韵味。游人将可以从颐和园乘船到圆明园,使两园之间的旅游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1  二龙闸河复原示意图

4)复原圆明园扇面河

扇面河又称扇子河,是圆明园宫门外的“前湖”。乾隆二十八年(1763)为整治圆明园周边环境,将圆明园宫门前洼地疏浚成湖,[1]穿过洼地的御路成为湖中斜堤。[2]。由于御路从池塘中斜穿而过,路两边的湖面各形成一个斜边,看上去像两把展开的扇子,于是有了“扇面河”的称呼。扇面河由东西二湖组成,东面的湖小,西面的湖大。东面小湖的东岸另有一条石板路,可通福缘门,路东是称为翰林花园的澄怀园。扇面河的东湖在民国初年被王怀庆所据,建起达园。达园先后几易其手,建国后归国务院有关部门管理。此后达园管理部门将西扇面河的东部水面圈入达园,穿湖而过的清代御路变成达园湖中的一道斜堤。西扇面河的主体部分在10余年前被用建筑渣土填平,如今是西苑早市。

扇面河是圆明园的组成部分,具有很高的景观价值,在今天整治圆明园周边环境时,应该恢复它的水面,重现历史风貌,不宜做广场、绿地等其他形式的改造。

5)保护一亩园娘娘庙和庙前御路

一亩园成为独立村落是圆明园被毁之后的事,村中娘娘庙名为泰山圣母庙,建于清康熙年间[3]是西苑地区的重要历史景观,也是京西娘娘庙朝拜系统的组成部分。娘娘庙坐北朝南,今主体建筑尚在,应加以保护和修缮。娘娘庙门前的东西向道路曾是清代通往颐和园东宫门的御路,也是用石板铺筑的道路。当年这条石路经扇面河南岸,向西进马厂东门,跨过二龙闸河上的石桥,出马厂西门直至颐和园东宫门牌楼下,清朝皇帝由圆明园去清漪园大多要走这条御路。

对于圆明园遗址保护来说,一亩园改造是当前最紧迫的工作,也是“三山五园”环境改造中的关键环节,应是本届海淀区政府重点从事的工作之一。

4.挂甲屯地区文化景观的恢复与保护

1)复建挂甲屯门楼

挂甲屯位于扇面河南岸,明代称华家屯,清代称挂甲屯。清代,皇帝御园环绕四周,王公大臣列第左右,村中商业街纵贯南北,街上商贾云集。挂甲屯主街纵贯南北,街的南北两端曾各有一座门楼,门楼上嵌“挂甲屯”汉白玉石额。今后可恢复挂甲屯北门楼,以丰富颐和园路沿线历史文化景观,同时沿街建设一些传统风貌的商业建筑,作为古老村落的标志。

2)保护圆明园虎城遗址

虎城遗址位于西苑立交桥东南侧,曾是圆明园、畅春园养虎之所,今尚存部分三合土夯土遗迹。可拆除遗址周围的违章建筑,将遗址作为街景展示出来。

3)改造澄怀园遗址

清代澄怀园遗址位于圆明园福缘门外,早年为康熙朝大学士索额图赐园,雍正三年,赐大学士张廷玉、朱轼等九人居之,俗称翰林花园[4]。民国年间澄怀园曾为绍英花园,20世纪30年代,东三省沦陷后,入关东北人将其改建为义园。东北义园包括澄怀园遗址和达园,以及圆明园宫门前的一块区域。澄怀园东北义园遗址内因种植桃树,又被后人称为“东北桃园”,现归北京市民政部门管理。20世纪90年代,有民政部门为在此建设西式骨灰堂,将园内原有坟墓悉数铲除。

澄怀园遗址紧邻圆明园,地处海淀园林景区的核心位置,不宜改建为西式墓园,应恢复为传统园林景观,用于与圆明园遗址有关的旅游开发。圆明园宫门前的西静园墓园则应迁往他处,使扇子河景观与圆明园宫门遗址连为一体。

4)复建圆明园总管八旗及三旗护军印房

圆明园总管八旗及三旗护军印房位于蔚秀园北墙外万泉河南岸,曾房屋百余间,解放后尚余数十间房,1985年在改建万泉河河道时拆除。可以考虑复建其部分建筑,以增加颐和园路沿线的历史文化气息。

5.圆明园周边古村落的利用

“三山五园”地区有许多古村落,他们与清代皇家园林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是“三山五园”历史文化区的组成部分。这些村落可能已经消失,可能即将拆除,但无论如何应该有标志物保留下来,并延续其地名。

圆明园周边曾有十多座紧邻圆明园的村落。这些村落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圆明园护军营房,包括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镶白旗小营、包衣三旗、河南新营、河北新营等,一类是非旗营村落,它们穿插于旗营村落之间,发挥着为旗营服务的作用。这些非旗营村落大多有商业街,有的村中还有许多达官贵人的别墅。1860年后多数村落开始衰落,民国年间旗营的住户散失大半,如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部分村落已经消失,仅有少数尚存。在圆明园周边环境整治时,应该珍惜这些仅存的村落,尽可能创造一些标志物将其信息传承下来,至少应将其名字保留下来。

1)在水磨村保留小型商业街

水磨是一座与皇家园林关系密切的村落,它形成于明代,清代成为服务园林的村庄。今天,尽管原有的村庄景观已不复存在,但仍保留着一些村庄的格局。在该村改造时,可设计一条小型文化商业街,为游客和附近居民提供商业和餐饮业的服务,同时也借此保留下水磨地名。

2)兴建树村文化商业街

树村位于圆明园北,与圆明园隔清河相望。树村南北狭长,村中曾有小型商业街,有清真寺,曾是为圆明园服务的村庄。今后可以借助此村庄开发圆明园北面的游览通道,使树村街成为小型休闲场所,为圆明园北面的游客和当地科技园区服务,并借此保留下树村的地名。

6.改造利用春熙院旧址

春熙院原名淑春园,虽与和珅后人的淑春园同名,但时间要早得多。《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乾隆二十八年,奏准淑春园并北楼门外等处水田一顷二十三亩六分三里”[5]。乾隆三十四年(1769),淑春园改为春熙院[6],归圆明园总管管理,成为圆明园五园之一。所谓圆明园五园是指圆明园总管管辖的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熙春园和春熙院。与之对应的是“三山”,即由负责三山的总管管辖的万寿山清漪园、玉泉山静明园和香山静宜园,二者被清人统称为“五园三山”[7]。嘉庆七年(1802年),春熙院赐予庄静固伦公主[8]。春熙院的位置过去一直不明,曾有研究者考证在北京大学校园内。但是在国家图书馆所藏样式雷《圆明园以东水道图》上,“春熙院”标在长春园北面的一所园子处。

在被认为是道光年二——八年(1822-1828)的另一幅圆明园水道图上,该处标为“营署”,在故宫博物院藏西山风景名胜图记中,该处具体标出“中营参将署”[9]。据民国年间编辑的《北京市志稿》所辑资料,中营“参将衙门在七空闸北边春熙院”[10].“七空闸”指长春园出水闸,位于长春园西北角,闸的北边有镶白旗营房,镶白旗营房西侧就是样式雷图上所绘春熙院。上述资料可以相互印证,且文献中未发现第二处春熙院,故可确定此春熙院就是圆明五园之一的春熙院。

不仅如此,在20世纪40年代出版的《北平城郊地图》上,该处标注为“春西院”,在民间所绘的另一幅名胜图上,此处标为“椿树院”[11],用字不同,发音相近,说明直到民国年间,当地仍在使用春熙院的名称,只是在地图的用字上有出入而已。

春熙院属于圆明园五园之一,解放后山形水系仍隐约可辨,可以将其作为圆明园遗址公园的扩展用地,或其他文化项目用地。在未来的开发建设中,应该尊重春熙院原有的园林格局,尤其是西半部园区的格局,同时保留春熙院名称。

圆明园遗址保护和其周边地区改造是“三山五园”历史文化区建设成败的关键。圆明园遗址保护需要改变观念,确立遗址保护优先的原则,避免建设性破坏。圆明园周边环境改造是近期圆明园遗址保护的关键,应是政府着力开展的工作。圆明园周边环境改造应进行统一规划,需注意保护文物和历史景观。圆明园遗址保护是对政府能力的考验,政府应在宏观战略和微观细节上都谨慎行事,千万不要把好事变成坏事。

2020.10.18



[1]《日下旧闻考》卷九十九郊垧,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P1651

[2]《日下旧闻考》卷八十國朝苑囿,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P1324-1325

[3]《钦定日下旧闻考》卷九十九郊垧,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P1651-1652

[4]吴振棫.养吉斋丛录》卷之十八,浙江古籍出版社1985 P208

[5]《钦定大清会典事例》1194卷。

[6]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圆明园(下)》,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P 1665

[7]张恩荫:《三山五园史略》,同心出版社2003

[8]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圆明园》下,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P990

[9]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圆明园遗址公园墙外区环境整治实施方案》引图,2010年。

[10]《北京市志稿》第一册,北京燕山出版社1998P484

[11]北京大学图书馆藏《西郊名胜图》。

返回】 【顶部】 【关闭
我要评论
进入管理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收藏 | map feedother设为首页

  主办:中国圆明园学会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中国圆明园学会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京ICP备060580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