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圆明园学会官方门户网站 www.ymysc.org 意见反馈 收藏 设为首页 feed other
map
我会召开纪念圆明园罹劫155周年大会
         [2020-10-20]
2015年4月25日,中国圆明园学会园林古建研究会成立。
         [2020-5-27]
我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开玺新书《太后垂帘》出版。
         [2020-5-27]
2015年3月26日,民政部社会组织评估考察专家组来我会进行现场评估考察。
         [2020-5-27]
2015年起,我会与国家图书馆合作举办丝绸之路研究专题系列讲座:世界遗
         [2020-5-27]
2015年2月1日,我会与中华民族经济文化工委共同主办首届莲文化高峰论坛
         [2020-5-27]
2015年“两会”期间,我会专家代表提交将圆明园遗址列入我国申报世界遗
         [2020-5-27]
2014年10大18日,纪念圆明园罹劫之际,中国圆明园学会召开 圆明园遗产保
         [2020-6-5]
国家文物局积极评价法国企业向中方捐赠鼠首兔首
         [2020-4-27]
陆伟:圆明园“西部大开发”质疑

录入:ymysc  www.ymysc.org   2020-11-1  人气:2466

                                圆明园“西部大开发”质疑
                                       作者:陆伟

    摘要:……在全世界华人心目中,圆明园是个绕不开的情节。圆明园的现状与未来不应该是某个单位可以左右的。圆明园遗址也不是属于特定的某个单位或是集体,而是属于整个民族的文化与记忆遗产。……如果说园林是个体精神的延伸,园林文化是某个文明的表象,那么我们已经在麻木中扭曲异化。……
关键词:圆明园西部;遗址保护;破坏性开发;公园建设

一 ,圆明园遗址公园在各界名士的倡议下建立于80年代,初衷却是现在广受争议的重建。再早些时候,周恩来总理曾说,圆明园的地不要批出去,将来有条件了要恢复。于是圆明园这5500亩地没有建工厂也没有盖宿舍,虽然还是有农民把地占了去开垦,至少没改变性质。而当年梁思成率领营造学社测绘的目的也是日后国富民强时重建,因为他们都知道圆明园之于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重要性。现在园中山形水系的恢复大多也是依据梁公当年的测绘,毕竟多年的开垦与破坏已使满目苍夷的圆明园遗址面目全非。稍有文化的人都明白,美好的事物一旦被破坏就不再存在。但更应该明白,如果这个事物表征了一种文化,并能作为其范本,或是代表了一种高度,就应当超越这个简单逻辑轮回于世。

    圆明园遗址公园一直存在一个神秘的后花园,这个地方几乎占去了圆明园陆地面积的一半。这个区域很长时间没有对外开放,在游览图上也未有注释。除了研究圆明园的学者,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看似拆迁队离去之后的贫瘠区域所蕴涵的意义。说是花园,其实就是块地形复杂的荒地,没山没水,只有粗大的杨树冒充着岁月的刻度。由于这里曾经拥有圆明园最具历史和艺术价值的园林建筑群,作为圆明园真正的核心部分,即便是块荒地,在了解圆明园的人们眼里,这里就是尚未惊扰的一块处女地,一个秘密的花园,至少几年以前是。这里通常被称为圆明园西部。

    2008年奥运前,圆明园管理处拉开了西部大开发的序幕。当然,不敢与重建有关。虽然重建是最好的选项,但是在这个以金钱衡量价值的时代,重建意味着造假,电视节目中王刚的护宝锤砸的就是假古董,因为不值钱,至于其他无法量化的价值则可被直接忽略。自从圆明园防渗膜事件以后,当局者也一直小心翼翼的避免出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虽然事实证明防渗膜的铺设对于环保来说并没有炒作的那么夸张。

    西部九洲景区的清理算是个为了纪念建园300周年的应景工程,为庞大的圆明园遗址公园增加了可供游览的区域,同时也扩大了游客对圆明园地域范围的了解。既然是遗址公园,那最应该尊重的就是遗址。但遗址在这里更像是一个个仅仅可以被观赏的特殊对象,自然景观中的配景。和已经开放了多年的某些区域一样,在地基裹上青砖来代表遗址的存在,就像小孩儿用木棍在泥地上划了个地盘。如果不是多年的研究,普通人实在难以想象当年这些刺激乾隆写了近千首诗的地方有任何的诗意或是美感。

    遗址或是古建有一大功用就是可以在个体和历史间建构一个虫洞,在知识经验和个体意识穿越的过程里获得思考自己文化和历史的可能性。而这里的遗址似乎是做不到的,因为遗址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与维护。就像几年前复位的坦坦荡荡金鱼池,本应放在回字形鱼池外围的石板被放在了内圈,而本应放在内圈穿铜管的汉白玉小望柱被放在了外围。也就是说假想皇帝走到池中的风光霁月大厅的时候得隔着石板喂鱼行乐,而站在外围的太监大臣们则可以凭栏赏鱼。虽然有圆明园四十景图清晰的描述,竟然被放反了,难以想象设计与施工人员在本应严谨对待的遗址复位时粗糙到了何种程度。

    绝大多数中国园林的设计意图都取自一些文学或是哲学的经典,就像坦坦荡荡金鱼池,取自庄子和惠子看似无聊的深刻对话。当年乾隆皇帝经常起床就跑来喂鱼,看着点缀着高贵湖石的鱼池里大小绯鲤金鱼激情进食,于是意淫臣民就像鱼儿一样欢快——皇帝就此得到了自我的安慰,腐败的救赎——吾乃明君,天下太平。今天,我们走到豆腐块一样的台明边上时,是否也得像乾隆喂鱼那样自欺欺人的假想我们辉煌的园林和文化而得到些可怜的安慰呢?这似乎不需要多么丰富的想象力,但需要无比强大的内心。如今,漫步在冗长的园中小道,除了零散的太湖石和独特的山形水系能勾起一种空洞的思索,撩起一丝索然无味的情绪外,圆明园能带给我们的信息实在太少。


二,工程总是伴随着特殊的日子。前年,为了纪念圆明园被毁150周年,主管单位在西洋楼遗址立了个雨果像以表彰文豪在自家人跑到远东抢劫纵火之后的正义态度。对于此事,不知圆明园是该哭还是该笑,在此暂不评论。如果说九州的开发是为了纪念建园300周年,立文豪像是为了标榜国际良知与正义。那现在圆明园西部的大开发又是应什么景对什么事呢?就概念而言,我国的西部大开发是“把东部沿海地区的剩余经济发展能力,用以提高西部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巩固国防。”国家西部大开发是平衡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战略部署,那圆明园的西部大开发又意欲何为呢?是为了平衡接待游客数量,还是提高接待的水平,难道圆明园就仅仅是一举办荷花节,搞灯会、庙会的公园耳?

     隔离圆明园东西部的简易墙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工地。一个个埋藏于地下的遗址被挖掘机扒开,一条条沉寂了百年的河道被大铲车直接推出,湿润的泥土犹如肉身上被撕开的伤口,瞬间结痂硬化,化为扬尘。当年精心设计的水渠水道的被直接呈现出来,也不管这些珍贵的遗存当初是如何设计,如何建造,只为了能尽快实现坐船游园的宏大愿望。有价值的考古信息和研究者们的梦拌着珍贵却不值钱的碎砖残瓦被一车车拉走,用以堆山种树。为了修建方便游客充分参观游览遗址与廉价风景的钢桥,园中古桥遗存的夯土地基直接被挖烂插上了钢筋浇上水泥。这是急着扩展公园的面积?还是抢救性的开发或是保护性的破坏呢?若是一个扬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旗帜,挂着遗址公园牌子的地方都不懂得尊重遗址,我们还有何颜面谈爱国主义教育,有何颜面搞文化遗产日活动,甚至还大张旗鼓的申遗呢?前些时日惊闻梁思成的故居被拆,鲁迅故居也将面临拆除。与圆明园遗址中的遗址残留一样,这些建筑与遗物本身可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建筑和遗物的存在所代表的某种精神会与这些建筑和遗物一同消失。

    圆明园遗址公园是国家首批考古遗址公园。一方面在煞有其事的组织的修复一些缺乏考古价值的瓷片,一方面却又用重型铲车将真正珍贵的遗存野蛮肢解,颇为讽刺。这是为了保护遗址,还是为了展示一个充斥着大众娱乐与价值错位的公园给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呢?这种以综合治理之名的破坏性开发与当下遍布全国的强制拆迁看起来差不多,只不过没人阻止,没人维权,因为破坏者是所有者自己。

    笔者不反对任何基于严谨考古程序的遗址发掘,也不反对保护性的开发圆明园西部。因为那里集中埋藏了尚不广为人所知晓的中国传统园林文化的精华,确实有待发掘与深入研究。但是,面对目前这样的野蛮开发,除了不解就只有愤怒了。如此急于建造粗陋的公园设施将其彻底树碑埋葬有何意义? 难道圆明园遗址的价值就仅仅是供后人缅怀?圆明园遗址公园的面目就应该是散布于原有山形水系间的建筑地基展示场?诚然,作为一个公共公园,完善游览设施,改善游览条件理所当然。但是,作为国家级的遗址公园,我国最为重要的历史园林之一,管理者在其决策时,是否应该对其工程进行充分的论证与准备呢?

    在全世界华人心目中,圆明园是个绕不开的情节。圆明园的现状与未来也不应该是某个单位可以左右的。圆明园遗址也不是属于特定的某个单位或是集体,而是属于整个民族的文化与记忆遗产。吾辈应当以更加科学与审慎的态度对待我们几尽失落的文化遗产,除非我们决定将我们的传统园林文化与居住理想的重要范本彻底放弃,而去追随失落了意识形态信仰后的侵略与殖民历史所遗留的卑贱文化。管理者对待圆明园遗址的态度更应该是基于理性科学的谨慎和对文化遗产的充分理解与尊重。

    200多年前,无法理解中国艺术核心价值与中国园林建筑空间意味的英国人钱伯斯将中国园林的表皮学去,在英国和欧洲纠起了一股东方化潮流,逐步形成了英国自然风景园。如今,钱伯斯和纵火烧园的额尔金一定会拉手欢笑。因为逐步被失落灵魂的圆明园现在越来越像英国自然风景园,越开发越像;而中国人也越来越不懂中国园林和传统文化,越富越不懂。如果说园林是个体精神的延伸,园林文化是某个文明的重要表象,那么我们已经在麻木中扭曲异化。

    前些时日有人提出论证圆明园重建的可能性。本来可以以此为切入点反思本土文化的价值,探讨传统复兴与抢救的可能性。结果却是一经提出即招致全民的反对与谩骂,有所谓学者指出:花钱干这个不如多建几座农民工子弟校。如此逻辑就像与其看书,不如打工,与其修图书馆不如盖宿舍,与其建博物馆不如修菜市场。对简单粗暴的把两个完全不同层面的事情放一块比较得出的判断无法做出什么直接有力的反驳,这种视线浅短的比较最大的好处就是在看似有理的表面下更容易获得大多数人不假思索的认同,但是,在观点取得廉价的虚拟胜利的同时,往往会赔上高昂的现实代价。不假思索,我们习惯了不假思索的判断和应对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和危机,不假思索的对待我们的历史与传统。反正没有火烧眉毛,没事,即使眼先烧瞎了也无所谓,今天瞎了倒也好,至少明天摔了跟斗还有理由可以找。   
            
   谨以此文祭奠圆明园西部,同时祭奠我们的下一代将要面对的我们的文化遗产。

参考文献:(略)
返回】 【顶部】 【关闭
我要评论
进入管理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收藏 | map feedother设为首页

  主办:中国圆明园学会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中国圆明园学会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京ICP备060580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