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圆明园学会官方门户网站 www.ymysc.org 意见反馈 收藏 设为首页 feed other
map
我会召开纪念圆明园罹劫155周年大会
         [2020-10-20]
2015年4月25日,中国圆明园学会园林古建研究会成立。
         [2020-5-27]
我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开玺新书《太后垂帘》出版。
         [2020-5-27]
2015年3月26日,民政部社会组织评估考察专家组来我会进行现场评估考察。
         [2020-5-27]
2015年起,我会与国家图书馆合作举办丝绸之路研究专题系列讲座:世界遗
         [2020-5-27]
2015年2月1日,我会与中华民族经济文化工委共同主办首届莲文化高峰论坛
         [2020-5-27]
2015年“两会”期间,我会专家代表提交将圆明园遗址列入我国申报世界遗
         [2020-5-27]
2014年10大18日,纪念圆明园罹劫之际,中国圆明园学会召开 圆明园遗产保
         [2020-6-5]
国家文物局积极评价法国企业向中方捐赠鼠首兔首
         [2020-4-27]
圆明园-历史-文化遗产——写给第三个文化遗产日

录入:ymysc  www.ymysc.org   2020-7-28  人气:2926

    圆明园,一个可以激涌起无数炎黄子孙复杂的民族情结的名字,一处见证过光荣与梦想同时也饱经罹劫与中华民族的坎坷悲怆同步,进而又与共和国一道迎来新生的地方。近乎传奇的经历延续了整整三百年!
    三百年前,万泉拱汇、河沼棋布的海淀镇已经被封建帝王确立为翠华游憩、避喧听政的固定的场所范围。畅春、澄心诸园是当时这一地区清代皇家园林建造的最初尝试,其中尤以畅春园为西郊诸园之翘楚。1707年,位于畅春园北里许的一处被浓密树林包围的小园林偶然之间进入了康熙皇帝的视线,他在游赏过后便将她赐予了自己序齿后的第四个儿子胤祯。两年后,皇帝御赐园名圆明园。
    圆明园诞生在被史家广为称道的康熙盛世,作为一处皇帝园居理政的场所,其存在于历史上的时间约为153年左右,它是否因循着中国自古以来盛世造园的历史传统,我们姑且不妄下论断,但我们从其几代主人不懈经营的历史事实中不难看出,圆明园在150余年的时间里确实一直追求着着它的终极目标——万园之园,而从未停歇过脚步。
    万园之园一词,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仅属于圆明园。也许您不曾了解,这个被专属于圆明园的终极词汇并不是国人的冠予,而是出自西洋传教士的赞誉。当年在华供职于宫廷的耶稣会士们,在发往欧洲的书简中曾不止一次地提到他们所亲眼目睹的圆明园,这一封封对圆明园马可•波罗般的会声描述,在当时的欧洲大陆尤其是各国的王室宫廷之间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在客观上加速了源于路易十四时代以来泛滥在皇室、中产阶级以上各阶层中“中国热”的世纪风气。不管传教士的描述起到了怎样的效果,我们认为用洋人的视角去审视自己的历史是一个相对客观标尺,万园之园的含义,决不虚妄。
以下仅以数据罗列:
    据不完全统计,历史上盛时的圆明园全部占地面积达到了6000余亩、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园林景群100余处、题写匾额的单体建筑近600座、附属园林近20座、圆明园管园大臣直接下辖的最大园林数5座、直接仿建于大江南北的建筑景群(私家园林)近20处、五朝皇帝年均园居时间100天以上且均超过宫居时间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1860年10月,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爆发使北京陷落于英法联军之手。10月6日晚间,法军率先进占圆明园。这是自1793年马戛尔尼使团入华以来,67年中第一批进入圆明园的欧洲人,他们这次带来的“礼物”由67年前的天球仪、自鸣钟表这些象征着欧洲科技水平的工业制品,换成了后装的滑膛枪、阿姆斯特朗山炮这些最先进的陆战武器,圆明园的命运不言而喻。
    在法军进占的10月6日晚间开始,圆明园即已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抢掠与破坏了。10月7日,随着英军的到达,大规模的公开抢劫便上演了。两万余人的队伍迭次游窜在园林之间,高低人等、大小车辆并夹杂着歇斯底里的尖叫、咒骂,充斥着圆明园的上上下下。如此野蛮的劫掠片断我们至今还可以从当事者留下的日记中感受到当时国人所经受的那种焦灼的痛楚与无助。这些欧洲人的祖先,亚历山大大帝于2200年前火焚了波斯波利斯的王宫、旺达尔人在1400年前屠掠了罗马城,看来早已经有过前辈的遗传,圆明园的遭遇在他们的眼中只不过是又一次文明轮回的见证,真正的末日景象。
    10月18日,历史将永记这一黑色的星期四,额尔金爵士下令格兰特将军指使米启尔中校,其所带领的大约3000余名英军士兵手持火把,从安定门外的驻地向北京西北郊进发,于午前时分至傍晚,将整个三山五园范围内所有的皇家园林建筑群悉数焚毁。值得特别注意的是,焚烧者曾经以纪念照的方式将自己的名字签写在待焚建筑物的照片背后。其公然之状,足令百年后的今人为之发指。
    沧桑历史,过眼云烟。圆明园并没有终结在1860年10月的那场野蛮的劫掠与惨烈的大火中。民国以来以金勋、程演生、刘敦桢为代表的早期圆明园研究者开创了圆明园研究的先河。民国以降,热心圆明园研究的学者、群众前赴后继,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已然成风。又逢盛世,再造斯园!?1873年以来以同治皇帝上谕的形式发布的重建圆明园的倡议时至今日依然有它多重含义下的现实意义:2000年由中国圆明园学会牵头,经国务院批准通过的〈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如能得到切实落实,圆明园事业势必蒸蒸日上,这也是众望之所归。
    在政府、社会舆论两方面广泛提倡大遗址保护的呼声下,圆明园以其历史上辉煌灿烂的建筑艺术、遗址范围内数量可观且价值丰厚的历史遗存、存在于国人心中最坚定不可撼动的爱国热情等等这些多方面、多角度的层面将属于圆明园本身所特有的文化价值昭示于当世,这就是对文化遗产最有力的阐释。
    在第三个世界文化遗产日的今天,我们走进这座特殊的纪念地,你可以在这里自由地触摸历史,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感受曾经寄寓在这里时至今日都无法消弭的气息。一片砖瓦、一泓池沼,甚至这里的阳光、暖风都可以让我们顿入无限的遐想。曾经的灿烂辉煌、光荣梦想,如同一叶偏舟,在历史的长河中扬帆远去。三百年来,无数历史的过客走进过这里,也被这里特殊的气息带去过曾经的那里。如今,圆明园作为每一个炎黄子孙情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特殊的纪念地,她今天的历史就由我们一同去见证吧!

 

来源:中国圆明园学会

返回】 【顶部】 【关闭
我要评论
进入管理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收藏 | map feedother设为首页

  主办:中国圆明园学会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中国圆明园学会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京ICP备060580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