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圆明园学会官方门户网站 www.ymysc.org 意见反馈 收藏 设为首页 feed other
map
我会召开纪念圆明园罹劫155周年大会
         [2020-10-20]
2015年4月25日,中国圆明园学会园林古建研究会成立。
         [2020-5-27]
我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开玺新书《太后垂帘》出版。
         [2020-5-27]
2015年3月26日,民政部社会组织评估考察专家组来我会进行现场评估考察。
         [2020-5-27]
2015年起,我会与国家图书馆合作举办丝绸之路研究专题系列讲座:世界遗
         [2020-5-27]
2015年2月1日,我会与中华民族经济文化工委共同主办首届莲文化高峰论坛
         [2020-5-27]
2015年“两会”期间,我会专家代表提交将圆明园遗址列入我国申报世界遗
         [2020-5-27]
2014年10大18日,纪念圆明园罹劫之际,中国圆明园学会召开 圆明园遗产保
         [2020-6-5]
国家文物局积极评价法国企业向中方捐赠鼠首兔首
         [2020-4-27]
“建设”还是破坏

录入:中国圆明园学会  www.ymysc.org   2020-2-29  人气:1113

 

                                                                      叶廷芳

 

关于圆明园遗址是保护还是复建的争论,近30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期间甚至还有几次波澜。但随着2010年国家文物局对圆明园出台“考古遗址公园”的定位,我以为争论可以告一段落了!谁想,日前北京市人大教科文卫体委员会有关部门竟将复建圆明园作为九项文化建设的项目之一,准备提交“论证”。消息一出,社会一片哗然!获得文物保护终身成就奖的中国文物保护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先生闻讯后激动地说:“这太荒唐!”拥有广大网民的门户网站立即在网民中进行调查,结果有5212人反对,361人赞成,近15:1。说明复建动议的民意很低。

在文物保护方面,欧洲人由于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破坏,痛惜大量文物的丧失,民众的文物意识觉醒得比较早,也比较快。故从上世纪40年代起迄今已签订了多项国际公约,联合国也设立了教科文组织遗产委员会,规范了一系列相关理论和概念,有力地推动了世界范围的文物保护工作。比较起来我国民众的文物意识觉醒得比较晚,难怪梁思成生前的奔走呼号成了空谷足音。但目睹了“文革”破坏的我国同胞,随着改革开放文物意识也开始觉醒。就以围绕圆明园的争论为例:直到90年代末,赞成复建的一直超过反对的,可到新世纪初,这个比例就开始倒过来了,以至现在比例这么悬殊。

在这种形势下,北京市人大的动议令人深思,说明文物意识在官方那里觉醒得比民间迟缓。按照动议,仿佛在遗址上大兴土木就意味着“文化建设”,而不必问这遗址的性质和价值!照此思路,则全国众多的建筑遗址,诸如秦代的阿房宫、汉代的未央宫、唐代的大明宫以及列朝的豪华壮观的皇家园林等等都得“重现昔日的辉煌”。这不啻是一场文化大劫难!因为它破坏了珍贵的、不可再生的文物。文物是什么?文物是历史的见证?是人类得以延续的生命记忆,是人类生存的重要精神家园。有了周口店遗址,我们才知道50万年前我们祖先的生存状况和人类进化历程;有了仰韶遗址,我们才敢说中华文明五千年!有了殷墟遗址我们又看到了我们的先祖早在三千多年前就在甲骨上为我们创造如此奇妙的文字并能制造如此精美的青铜器,从而激起民族自豪感。而圆明园遗址则更与众不同:她包含着300年极为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有着非同寻常的价值:她是中华民族最后那段苦难历史的大地纪念碑,见证着封建统治者的穷奢极侈,见证着中国能工巧匠的杰出智慧;她是帝国主义侵略强盗的作案现场,她也是同胞中某些不肖子孙的镜子。因此,解放初,即使像中央党校这样重要的单位提出在这里建校址的要求,周恩来总理就不予批准,指出:“圆明园这地方,总有一天整理出来供国人参观的,国耻勿忘。圆明园遗址是侵略者给我们留下的课堂”。但一位主张复建(现改为“整修”――一个策略性口号)的领军人物竟然宣称:“圆明园遗址不是文物,是文化!”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殊不知文物乃是最本质的文化内涵之一!

复建者的理由之一是:“重现昔日造园艺术的辉煌”。此议出于一位教授,却说了外行话!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艺术的价值在原创,真正的艺术家都以重复或模仿为耻。对此齐白石说得非常扼要而到位:“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即使你能克隆出一个昔日的圆明园,那也是没有“美”的生命的,是“死”的!而你却把昔日被毁圆明园涅槃出的新的生命――文物的生命毁掉了!这无异于让圆明园再遭一次劫难,再添一座耻辱柱。

复建者的理由之二是,中国的木构建筑历来是“屡毁屡修”的。没错!但这个论点离开了一个前提,即建筑之必须从来都是服从功能的需要。皇帝的宫殿、行宫毁掉了,不修复他到哪里去上朝、去享受?寺庙倒塌了,不修复僧侣们到哪里去念经?如今皇朝不在了,斥巨资去修复他的历史上本来就遭诟病的庞大豪华园林,为了什么呢?

理由之三是,若不能全部修复,那么复建十分之一总可以吧?那样可以有个对比,让人们看看:当年被侵略者毁掉的是多么辉煌的建筑啊!但须知,十分之一在比例上固然是小数,可其绝对量将是相当可观的:按照规划,不仅是整个“九州清晏”,还有办公用房以及供游人休憩的场所等等。一旦实现,则大大小小琳琅满目的金碧辉煌的古建筑必使悲怆沧桑的废墟变成热热闹闹的游览场所,从而破坏人们的凭吊情绪。要说对比,那么天坛、故宫、承德山庄、北海、颐和园等都是极佳的场所,足矣!

“重现辉煌”的渴望实质上是一种“弱国心理”,想以“祖上的阔”来满足民族虚荣心。可他们显然忘记了十年前含经堂遗址开挖后又盖上的教训,它清楚地告诉我们:目前仍在荒草和覆土掩盖下的圆明园四十景的遗址还有十分壮观的建筑遗存即废墟,其价值是“重现”出来的“辉煌”建筑无法比拟的。因此当前对待圆明园遗址的最佳选择就应该像谢辰生先生所主张的,“就让圆明园静静地躺着。”以便在科学允许条件下进行考古发掘,尽可能使地下废墟清晰地呈现出来,最后申报世界遗产。谢老的这一态度完全符合国际共识。两年前瑞士著名历史学家兼文物保护专家洛克教授参观圆明园遗址后发表三点看法:一、圆明园遗址是震撼人心的;二、她是世界级遗产;三、保护圆明园遗址的最佳方法是:就让她赤裸裸地保留在那里。

最后我要重复一句已经说过的话:对于一个正在复兴的民族,记住耻辱,比怀念辉煌重要得多!

返回】 【顶部】 【关闭
我要评论
进入管理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收藏 | map feedother设为首页

  主办:中国圆明园学会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中国圆明园学会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京ICP备060580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