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圆明园学会官方门户网站 www.ymysc.org 意见反馈 收藏 设为首页 feed other
map
我会召开纪念圆明园罹劫155周年大会
         [2020-10-20]
2015年4月25日,中国圆明园学会园林古建研究会成立。
         [2020-5-27]
我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开玺新书《太后垂帘》出版。
         [2020-5-27]
2015年3月26日,民政部社会组织评估考察专家组来我会进行现场评估考察。
         [2020-5-27]
2015年起,我会与国家图书馆合作举办丝绸之路研究专题系列讲座:世界遗
         [2020-5-27]
2015年2月1日,我会与中华民族经济文化工委共同主办首届莲文化高峰论坛
         [2020-5-27]
2015年“两会”期间,我会专家代表提交将圆明园遗址列入我国申报世界遗
         [2020-5-27]
2014年10大18日,纪念圆明园罹劫之际,中国圆明园学会召开 圆明园遗产保
         [2020-6-5]
国家文物局积极评价法国企业向中方捐赠鼠首兔首
         [2020-4-27]
落实《圆明园遗址规划》再建议

录入:中国圆明园学会  www.ymysc.org   2020-3-30  人气:1123

    2011年8月17日,学会召开了关于落实2000年《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的座谈会,谢凝高、王道成、晋宏逵、叶廷芳、马炳坚、曾昭奋、李先逵、杨乃济、秦国经、杨振铎、方裕谨、张恩荫、王开玺、吴伯娅、李战修、曹  新、康新宇、张国斌、陈艳颖、要砾闵、段宇红、赵知敬(提交书面意见),参加了座谈,会议由中国圆明园学会副会长谢凝高主持。

    会议重点围绕2011年7月26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回复全国政协香港委员、中国圆明园学会副会长潘祖尧2011年3月政协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提案“落实2000年《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墙外区保护整治”的三点意见进行。集中讨论了三个问题。一是圆明园遗址如何准确定位;二是如何落实《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三是恢复圆明园遗址公园建设委员会的问题。
与会专家一致对潘祖尧先生多年来情系祖国,关心和关注圆明园遗址的保护整修工作及为之所做的努力给予了高度评价;对北京市政府能够重视专家建议以及多年来对圆明园遗址保护所做的努力给予了充分肯定。

    与会专家普遍对当前圆明园遗址保护现状表示担心和忧虑,集中在五个方面:一是领导层对圆明园遗址公园定位认识不高,把圆明园遗址混同于一般公园、旅游景区、游乐园、甚至是提供大学生摊位的人才市场;为追求门票收入,大搞皇家庙会、冰雪节等活动,极不严肃,应尽快予以纠正。放眼全国乃至世界,圆明园不仅仅属于北京,爱国主义教育和保护人类文明及推动世界和平,才是圆明园保护整修与利用的真正意义所在;二是2000年《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形同虚设,政府部门有法不依,致使有些整修甚至是不可逆的破坏性的,遗址面积因遭蚕食,不断缩小,遗址内仅有房屋仍在出租;三是对圆明园遗址保护整修工作,缺乏集体领导和科学决策,整修工作不透明,缺乏公示制度,得不到专家和社会有效监督;四是圆明园遗址公园负担过重,缺乏有效管理机制,职工队伍不断壮大,正式职工1000余人,离退休职工、临时工等近2000人,开支庞大;五是原建设委员会取消,圆明园遗址公园已成海淀区的一个下属部门,干部频繁更换、工作无法衔接、只顾眼前利益,实际形成一个主任说了算的局面,圆明园遗址保护整修与利用的长远利益和发展得不到保证;等等。

    与会专家一致诚恳希望政府领导高度重视,正确处理好以下问题,并建议:

一、正确把握和准确定位圆明园遗址公园的性质
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圆明园、圆明园遗址,圆明园遗址公园这三个不同时代的不同概念,不能混淆。圆明园遗址公园必须准确定位,突出遗址、突出爱国主义教育功能,不能动摇;坚持和突出圆明园遗址(皇家园林遗址)不能变,因为它代表着圆明园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它检验着每个时代的政府和社会,以及每一个人对历史、现实和未来的态度,关系到圆明园遗址公园的保护整修利用与发展方向,圆明园遗址公园决不是一般意义的公园,更不能搞成游乐园。
圆明园曾经是皇家的宫苑,是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颠峰之作,是世界的“万园之园”,是中国古代造园的宏证。清朝几代皇帝曾在此长期居住、处理朝政,它又是一个政治中心,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重要的特殊地位。圆明园曾是一座皇家博物馆,其中收藏的珍宝、文物典籍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现在大量流散在英法美日等国。1860年起,圆明园先后遭英法联军、八国联军的洗劫,以及军阀、官僚、奸商的不断蚕食,经历了五劫,成为一座废墟。
周总理生前已为圆明园遗址定位,“圆明园这个地方总有一天会整理出来供国人参观的。国耻勿忘,圆明园遗址是侵略者给我们留下的课堂”,它是中华民族辉煌与屈辱的见证。
圆明园遗址的定位,不仅仅看1860年,要看300年,要从历史的角度看。价值认识上如果存在问题,就会被衍生的价值所迷惑。因此,专家一致提出圆明园遗址保护整修要向“北京奥运会一号工程”一样对待,高度重视,不得怠慢。
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和谐世界,和谐社会的理念已成共识。2010年纪念圆明园罹劫150周年的首届国际文化日上,中外专家学者共同提出圆明园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呼吁“将圆明园遗址建成人类文明和谐纪念地”,这既尊重历史,又给未来圆明园遗址保护整修与利用指明了方向。

    二、尽快落实《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正确处理好后续的规划
经北京市同意报国家文物局批准的2000年《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是自辛亥革命以来第一部关于圆明园的遗址保护整修利用的法规性文件,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2009年,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张柏答复《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已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北京市负责具体落实。然而,在2000年《规划》迟迟不落实的情况,近年来,国家文物局宣布《圆明园遗址公园为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圆明园管理处的《圆明园遗址保护专项规划》、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关于圆明园九州清晏景区“桥”的保护研究报告》、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圆明园遗址公园墙外区环境整治方案》、天津大学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圆明园遗址保护规划》、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暨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中国圆明园遗址拟申报世界遗产前期调研》等等不断出现。
专家一致认为,2000年颁布的《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至今已经过去10余年,在没有实施的情况,不能轻易改变或者重修。2000年《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是总规,之后出台的圆明园各种专项规划、实施方案、以及必要的完善和细化,必须以总规为前提,纳入总规,与总规精神相一致,决不能另搞一套,以保持规划的严肃性和连续性。在十二五期间,应尽快纠正拆除与圆明园遗址不协调的建筑,结合墙外区整治,迁出占地和恢复规划绿化;把园内山形水系的整修恢复、大宫门区恢复性研究、恢复10%建筑具体化等列入议事日程,组织专家论证。
专家们一致认为,保护整修利用工作,要随全民文物保护意识不断提高而不断的深入进行,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文物保护有其特殊的规律,圆明园遗址是集历史、建筑、园林、文化艺术、考古、植物等一体的综合遗址,首先是保护,它关系到中华文明的传承、关系到一段屈辱历史的见证、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幸福、关系到中外关系和世界和谐,要站得高,看得远;整修工作是百年大计,不可当成房地产项目,需要充分论证,广泛听取各方面专家和社会各界人士的意见,才能更加准确真实,给后人一个满意的答卷;整修的步伐不要太快,更不能大跃进,慢比快好,有待于文物保护意识的不断提高,有待于资料研究的不断深入;整修方案,要参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世界遗产公约》,以便圆明园遗址公园尽早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是公德无量非常有意义的事业。

三、尽快恢复圆明园遗址公园建设委员会迫在眉睫
1983年北京市成立圆明园遗址公园筹建委员会,1986年北京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圆明园遗址公园建设委员会,建设委员会历任主任由北京市副市长担任,为加强圆明园遗址的保护和管理,加速遗址公园的建设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2003年汪之力作为主持学会工作的老前辈,在90岁高龄给温总理写信提出了“恢复圆明园遗址公园建设委员会”等七条建议。2007年在召开的纪念圆明园建园300年的国际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发表了《北京宣言》呼吁“尽快恢复圆明园遗址公园建设委员会”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2010年中国圆明园学会致信刘淇书记、郭金龙市长,同时转达了已经97岁汪之力老先生的信,强调“尽快恢复圆明园建设委员会”已近在眉睫。北京市也曾答复,由市规委牵头正在落实。但至今未见结果。2010年99岁的汪之力,在参加陈刚副市长圆明园专家座谈会上,用他最后的力气留下了“等你们成立了建设委员会我再说吧”的终身遗憾。他在最后的遗嘱中提出了“圆明园未来的两条路”。

    圆明园遗址建设委员会在历史上产生了不可估量的领导作用,组织实现了搬出去,圈起来,挖福海,正式对外开放等重大成果,国内外反映强烈,专家学者、社会各界广泛好评,团结了各方力量,鼓舞了士气,为改革开放后振兴中华民族做出了贡献。在目前情况下,圆明园保护整修利用更需要有一个领导机构来综合指挥,集中各方专家意见,对落实规划把关,监督指导,实行民主集中制,集中正确意见,避免折腾,折腾不起。
返回】 【顶部】 【关闭
我要评论
进入管理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收藏 | map feedother设为首页

  主办:中国圆明园学会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中国圆明园学会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京ICP备06058028号